首位“冷冻人”贝德福德原定5年前就被唤醒如今怎么样了?

既然鲜花、水果可以在低温中保鲜,我们是否也可以呢?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科幻作家罗伯特·艾汀格就思考过这个问题,他在科幻小说《不朽的远景》中描述了自己的展望:病重之人可以通过冷冻术“暂停”生命,等到技术更发达的未来再醒来接受治疗

尽管听起来非常不切实际,有一些人还是在求生欲的驱动下义无反顾地践行了罗伯特的构想。第一个迈出脚步的人是美国富商贝德福德,确诊肾癌的他四处求医无果,无奈之下于1967年斥巨资为自己的生命按下了暂停键。

为了实现“保鲜”,技术人员用“冷冻保护液”替换了贝德福德全身的血液,并安排他沉睡在-196°C的液氮罐中。按照技术人员当时的承诺,贝德福德将于50年后醒来。

此后,冷冻术不断发展,进入了更多人的视线。越来越多病重之人将冷冻作为自己生命的最后防线。如今,全球范围内已建立阿尔科等4家大型冷冻机构,500余人在它们的帮助下陷入了长久的沉睡。其中年纪最小的,还不到3岁。

然而,包括本该于5年前苏醒的贝德福德,这群选择冷冻的人中,迄今没有一个人如期醒来。

当然,希望并不是没有。准确来说,已经有3人从冰封中复苏。其中一位是明达苏尼州19岁女孩希利亚德,她1992年意外在雪地里被冻成了“冰棍”。被判定为“完全失去生命体征”后,她却奇迹般地苏醒过来。另外两位则是冷冻胚胎莫莉和艾玛,她们被封存30多年后,先后被植入养母子宫,顺利降生。

科学的进步也在为“苏醒的希望”添砖加瓦。2021年6月,俄罗斯科学家成功唤醒了在北极沉睡2.4万年的轮虫。该轮虫醒来后立刻就可以进行基础的摄食、活动乃至繁衍行为。科学家认为,若能进一步破解相关机制,或能为人体冷冻带来巨大的参考价值。

总而言之,人体冷冻的确存在“醒来”的可能,但是目前还不行。因而,就现阶段来说,它只是生命尽头的无奈之举。相较之下,更多人还是倾向于借助科技提升当下的生命质量,拉长当下的生命长度。在这样的背景下,定向清除衰老细胞的Senolytics、派洛维PRO、高压氧高压氧舱等技术横空而出。

Senolytics目前还处于实验室阶段,而派洛维PRO类技术则靠着人体内源成分的先天优势,抢先一步落地。据时光派等科普团队的介绍,这类技术以线粒体为目标,理论上能够通过提升其质量和数量,进而减慢岁月痕迹、回拨生理年龄。自日本百年企业美吉野将其落地后,该技术成果一度走热银座等高端场所,影响力甚至还经由京东国际辐射到了我国。

近年来,哈佛大学、东京大学等顶级科研机构围绕派洛维PRO类技术进行了很多研究,论文显示,中老年志愿者(45+)在接触此技术后,肌肉、毛发等表征普遍出现趋近年轻群体的表现。国内用户也多有反馈感受到“精力、睡眠”等回归年轻水平。

此外,以色列科学家发现高压氧舱也能实现类似目的,然而由于门槛过高,目前“O2 ARK”等主流品牌高压氧舱仅在北京、上海等地有布局。

尽管上述技术目前来说更为接近现实,科学家们却并没有因此放弃人体冷冻。美国冷冻协会首席科学家奥布雷·格雷就是其中代表,他表示不少科学家对其未来发展寄予厚望:“这不仅仅是一种医疗方式,也可能成为我们探索宇宙的重要武器。”

众所周知,宇宙中的距离动辄以光年计算,需要在航行上耗费大把时光,而我们有限的自然寿命则是限制探索边界的障碍之一。如果未来,冷冻术能如派洛维pro等一样成熟落地,无疑能让科学家们飞向更远的地方。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或许很多年后,人类真的能够借助冷冻术将脚印留在遥远的陌生星球,只是不知道如今尚在沉睡的500余人能否有幸见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