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莱斯特城球迷:英国演员粉狐狸军团60年 为买球票踏上演艺生涯

在英国独立电视台索尔福德工作室的一间舒适的更衣室里,一件熟悉的、久经风霜的米色风衣挂在墙上。这件风衣属于演员大卫-尼尔森的一个在60年代出品的电视剧《加冕街》中扮演的角色罗伊-克罗珀,在过去的分之一个世纪里,克罗珀一直是现年70岁的尼尔森生活的主要部分。这位《加冕街》角色经常携带的购物袋与他的米色风衣同样出名,但更衣室里没有它的踪迹。

房间里到处都是这位出生在拉夫堡的演员在职业生涯中留下的印记,这份职业曾带着他环游世界,但挂在外套旁边的墙上最显眼的地方是却是英超莱斯特城队的一张全家福海报,照片中球员们骄傲地展示着他们赢得的英超冠军奖杯。

罗伊这个角色可能在过去的25年里一直占据着尼尔森的生活,但他与莱斯特城的联系可以追溯到将近60年前,那时他第一次在菲尔伯特街观看这支球队的比赛。巧合的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条曼彻斯特最具标志性的街道之一(索尔福德工作室位于曼彻斯特)附近就是曼联的老特拉福德球场,正是这支球队让尼尔森爱上了足球。

“我小时候在拉夫堡的大街上踢足球,但真正让我与足球联系在一起的是1958年的慕尼黑空难,”尼尔森一边坐进更衣室的椅子里,一边解释道。

“我们没有电视。我的父亲反感电视,这很讽刺,因为我现在是靠电视谋生的。但我能在电影院看到新闻短片。第二年,曼彻斯特联队来莱斯特的时候,我让爸爸带我去看比赛。”

“我当时9岁,我父亲在带我去看比赛的10天前死于脑溢血,但是我的堂兄我去了,我清楚地记得那些颜色,曼联的红色,莱斯特的蓝色,因为在这之前我只看过黑白色的足球比赛。

“莱斯特和往常一样在为保级而战,他们必须赢球,他们最终的确以2-1赢得了比赛(当地时间1959年4月25日),我还记得所有的孩子们在比赛结束时都在球场上奔跑,所以我也跑了起来。”

被这段经历所吸引的尼尔森成为了菲尔伯特街的常客。父亲去世后,母亲不得不独力抚养三个孩子,家里的经济状况捉襟见肘,但命运的另一个转折点到来了,尼尔森通过表演赚到了钱,他的新爱好有了经济支持。

“我参加了教堂唱诗班,在婚礼上表演一次我能拿到半个克朗,坐火车去莱斯特要花一个克朗和一枚三便士硬币,入场看球的花费也是这么多。”他深情地回忆道,“完美。”

尽管尼尔森曾去过很多英格兰中部地区的球场,但莱斯特一直是他的主队。20世纪60年代初对于莱斯特球迷来说是一段伟大的时光,因为那时马特-吉利斯所率领的莱斯特城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他们在1961年的联赛中取得了第6名的成绩,还打进了足总杯决赛。这支被称为“冰雪之王”的球队——因为他们在可怕的冬天会表现得更加生龙活虎——两年后本有机会赢得双冠王,但最终却未能如愿。在作为莱斯特城球迷的几十年里,尼尔森早就已经习惯了失望。

“在1962-63年期间,我几乎观看了(莱斯特城)所有的比赛,我在曼彻斯特出演《加冕街》后不久就见到了我们的前门将戈登-班克斯,”尼尔森说,“我和他谈过足总杯半决赛对阵利物浦时他的扑救,那时他几乎每10秒就能做出一次类似于1970年对阵巴西时的那种著名扑救。他是难以置信的。他是一个一己之力击退了利物浦的男人——戈登。他和我一起经历了这一切,并重新体验了一遍。那些记忆成为了你的一部分。他是个可爱的人。他是我最喜欢的莱斯特球员之一,还有中场球员戴维-吉布森。”

“一开始只是为了逃避,天知道我是怎么进入这一行的,但是确实这么做了,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很喜欢扮演别人,”他解释道,“但莱斯特城给了我一种家的感觉,让我有了一种归属感。这是一种情感上的联系。”

在母亲去世后,尼尔森在莱斯特已经没有家人了,但他解释说,他仍然通过莱斯特与这个郡保持着联系。

“足球俱乐部让我回想起了我小时候逃学买票的日子。”他解释道,“这是我现在和莱斯特的唯一联系了。那时候门票很便宜,我可以观看每场比赛,但现在的孩子们不能这样了。这是我对足球失去兴趣的原因之一。”

尼尔森提议一同在工作室周围和著名的鹅卵石街道上走一走。他伸手去拿外套……令人失望的是,他没有拿罗伊-克罗珀的那件米色风衣——他只有在拍戏时才会那么做。

与他所扮演的角色不同的是,尼尔森在带领记者一行参观英国电视中一些最著名的场馆内景时要比罗伊轻松愉快得多。我们从“林中小屋”来到了经典的的“漫游者归来”场景,饮料在拍摄过后仍然摆放在那里。尼尔森透露,他们喝的并不是啤酒或葡萄酒,而是兑了水的果汁和不含酒精的香蒂酒。

然后我们来到了罗伊-克罗珀的劳斯莱斯旁边,这部剧的一些粉丝正在这里参观。当他们看到“罗伊”本人走进咖啡馆时,他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谈线年离开莱斯特以来,现在在伦敦、巴塞罗那和威瑟菲尔德之间奔波的尼尔森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似乎都能享受到“莱斯特城时刻”,他在智利、耶路撒冷、加拿大甚至是塞伦盖蒂都观看过主队的比赛。

他高兴地说:“这支球队现在是全球化的,如果他们今年再次赢得联赛冠军,就会变得更加全球化。”

“他们踢出了一些精彩的足球比赛,真的很有趣,”他笑道,“看他们的比赛真的很棒。情况并不总是这样。马丁-奥尼尔执教下的球队(莱斯特城)很有效率,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但他们踢得不像现在这支球队。

“我见过一些球员,比如瓦尔迪,但说实话,我觉得年长(退役的)的球员更容易接近。现役球员似乎对自己在现代世界里所说的话非常敏感和慎重,所以我不会在活动中跟他们说话,除非他们跟我说话。足球运动员是用来看的,不一定非得认识他们,但我欣赏他们的能力。”

“作为一名演员,我感兴趣的是人文故事,因为这对他们(足球运动员)来说一定很艰难,因为这是一个短暂的职业。作为一名演员,当我80岁的时候,我还可以在《老爸上战场》里扮演角色,但是他们的职业生涯可能会因为一次伤病而结束,所以他们必须充分地利用它,但是他们生活在金鱼缸里。我了解一些这方面的事情。”

尼尔森的儿子丹尼尔也住在伦敦,但他继承了父亲对莱斯特城的一切事物的热情,当尼尔森不能到场观看比赛时,他会让丹尼尔了解俱乐部的最新动态。

“我们会在中场休息和比赛结束时交谈,他已经变得和我一样了。”尼尔森说,“这(足球比赛)会影响他的情绪。”

“我带他去看(莱斯特城)对阵布莱克本的附加赛决赛的时候,他只有10岁或11岁,但是我们在莱斯特区买不到票,票已经卖完了,所以我就成为了布莱克本球迷的一员,只是为了给我、我儿子和我哥哥买到票。”

“最后,我们是人群中唯一的没有高兴得跳起来的人。大卫-斯彼迪!我记得最后肯尼-达格利什向我们挥手致意,就好像我们是他的球迷一样。这太让人失望了,我警告他(丹尼尔)要习惯失望,因为他是莱斯特队的球迷。”

但是,就像所有莱斯特球迷一样,他们在2016年夺冠的那一天忘记了所有的失望。当莱斯特队在伊蒂哈德球场3-1击败曼城队,向他们的队史首座冠军奖杯迈进一大步的时候,尼尔森正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参加演出。

“我在上台前看到了这一幕,感觉棒极了。”他说,“那一年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我也当上了爷爷。那一刻我在想,‘这(夺冠)真的会发生吗?’

“我记得那个赛季在纽卡斯尔看莱斯特城的客场比赛,当时瓦尔迪追平了连续进球的记录。我们在积分榜上排第一,但我们赢得冠军的赔率仍然只有1000比1。我真是个大傻瓜,连一分钱都没下注!”

“我们夺冠的那天晚上,我收到儿子的短信,他告诉了我一切,从第二天起,我就把所有的报纸都保留了下来。我去看了客场对阵埃弗顿的比赛,他们(莱斯特城)举起了冠军奖杯,那是完美的一天,安迪-金进球了。一切都非常应景。”

采访结束后尼尔森向记者道别,然后回到更衣室,准备再次成为罗伊-克罗珀。当他穿上那件风衣时,转变就完成了,但是当拍摄结束时,它就会重新回到挂钩上。挂钩的旁边,是尼尔森珍爱的球队照片。对于数百万《加冕街》的粉丝来说,这部剧已经成为了“国家惯例”。对大卫-尼尔森来说,莱斯特城同样如此。

“那一刻我们得到了回报。我在一次采访中说,在那一刻我愿意快乐地死去。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他们都是伟大的人物。看看瓦尔迪,他就像《流浪者队的罗伊》。那是一个奇迹般的故事。当年莱斯特城的故事也是如此。你没法再次写出那样的剧本。但我们是否可以把它复刻一遍呢?那难道不是很神奇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