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遇害尸体被肢解寄给总理凶手是变态

凶手将死者的尸块邮寄给总理,这样的挑衅在加拿大历史上简直是闻所未闻,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做出如此的变态行径?

根据邮局记录,他们了解到事情大概发生在2012年5月29日上午11点左右,而包裹则是从魁北克省蒙特利尔snowden地区的一个邮局里发出的。

就在国会收到尸块的同一天,在这个邮局不远处的某栋公寓楼外,一名清洁工也在垃圾桶旁边的大箱子里发现了一具被分解掉的尸体。

警方调取小区的监控录像后发现,这个箱子是在25号凌晨的时候被人从公寓大楼里丢弃的。

随后,公寓的管理人员从监控中辨认出了这个拖箱子的人,名叫卢卡.马尼奥塔,他就住在这栋楼的208号房。

当天晚上,警方们得到授权进入这个公寓搜捕。可当他们到达208号房的时候,却发现嫌犯早已逃之夭夭。

除此之外,屋子里的床垫上还布满了大块发黑的血迹,同样的血迹在桌子里、浴缸里和冰箱里都有发现。

在公寓的衣橱上,凶手用红色的水笔留下了一行字:如果你不喜欢你的映象,你就别看镜子,我根本就不在乎。

由于在现场发现了大量的血迹,所以警方初步把这栋公寓定性为了案发的第一现场。

在同一天,技术人员将邮局的监控和这里的做了面容对比,确认了寄包裹的人就是卢卡.马尼奥塔。

在那段名为一个疯子和一把冰锥的录像中,凶手将一名亚裔男子捆绑并且分尸,甚至还在镜头前亵渎尸体。

但由于录像被凶手刻意剪辑过,所以视频中并没有记录他杀死受害者的过程,也没有露出正脸。

报案人还说,分尸录像早在四天前就被传到了一个专门发布血腥视频的网站上,而且目前已经引起了上百万的浏览量。

根据这一线号晚上,疑凶卢卡曾带着一名年轻亚裔男子进入了公寓大楼,但这个男人却再也没从楼里走出来过。

2012年5月31日,国际刑警正式对卢卡签发了红色通缉令,并要求法国警方就此案进行合作。

接到通知后,法国警方立即对卢卡的手机号进行了位置追踪,但等他们赶到酒店时,却发现早已是人去楼空。

随后的几天里,法国警方也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跑,几乎每次追捕都是功亏一篑,而凶手卢卡,却还忙里偷闲地在巴黎一夜留情。

当法国警方好不容易联系到他那晚的女友时,对方却告诉他们,自己早上刚把卢卡送上了开往德国柏林的大巴。

在遗憾没有抓到凶手的同时,法国警察也不禁松了一口气,这块烫手的山芋终于是抛出去了。

几分钟之后,荷枪实弹的警察在一间网吧将卢卡捉拿归案。而他当时正在网上津津有味地欣赏有关自己被通缉的新闻。

所以他的很多行为都不能用普通人的思维来揣摩,谁都想不到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

他曾在网上发布视频,向世界昭告自己和加拿大蛇蝎女卡拉赫穆拉是一对。而卡拉则是一位令加拿大少女万分恐惧的杀人狂魔。

她和她的老公并称为连环杀手中的雌雄双煞,两人在一起、了数十名少女,谋杀了包括卡拉亲妹妹在内的三人。

但他在网上99%的照片都是p的,很多炫富的照片也都是盗图之后换脸弄成的,由于他的技术特别差,所以常常被人识破。

网上许多人都对他的这种行为,嗤之以鼻,于是这货干脆弄了七十多个脸书账号,二十多个个人主页,五十多个博客账号,一人分饰多角,使用人海战术来回怼网友。

但网上这样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这样的回击也并没有吸引到多大的注意,最终他还是被淹没在了“我要红”的网络大军里。

2010年,他在网上上传了一段录像。录像中,他将两只小猫放在一个真空压缩袋里,然后连上吸尘器抽干了里面的空气,眼睁睁地看着两只小猫挣扎而死。

这位经历过战争的老兵,虽然看过各种血腥场面,但他绝不接受虐杀生命仅为取乐的行为。

有关卢卡的网络追踪,最开始就是由这个美国老兵发起的。此时距离林俊被害还有18个月。

像杀害林俊的视频一样,狡猾的卢卡在这段虐猫的视频中很是小心,始终都没露出过正脸。

再从上万张有猫的照片中,进行二次手动筛选,从而查找出最为真实的那张,这个工程量可想而知是有多浩大。

瑞恩在网上找到了一张图片,尽管这张图片中的人像被人做了模糊处理,但是那两只猫却长得一模一样。

卢卡在网上的信息太多太杂,要从这些乱七八糟的背景图片中,找到那连1%都不到的真实信息,真的是太难了。

无奈之下,瑞恩只好求助于各路网友大神,希望能有高人出现协助人肉这个。

为此他还在脸书上专门成立了一个网页,把自己掌握的有关卢卡的信息,全部都放了上去,并配上了惨不忍睹的虐猫图。

一年后,这个网页成功发展到了四千多人,成员分别来自世界上各个不同的国家。

总归是人多力量大,在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之后,他们终于锁定了所有图片中最真实的一张。

后来,还有一位电脑高手通过技术手段,确定了这张图的拍摄地点为多伦多伊顿购物中心里的星巴克。

可就在他们好不容易说服多伦多警局上门调查时,却被告知卢卡.马尼奥塔早已搬走了。

没过多久,网上又再次出现了两段虐猫视频,一段是小猫被活活淹死,另一段则是小猫被喂给了蟒蛇。

于是,记者按照邮件中的地址前去采访了卢卡,但对方却神态自若地否定了自己是虐猫狂,并称自己是被陷害的。

信中写道:“看你们这些人费了那么大老劲来找证据,却任何发现都没有,我永远都会是胜利者。

他们顺藤摸瓜地找到了发送邮件的网吧,可却无法确认,邮件是不是卢卡本人发出的。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将此人列入高危人员名单,要求边境在他出境、离境的时候严加注意。

随后,瑞恩和他的朋友们也将所有有关卢卡虐猫的证据,做成了一个总结视频放到网上,以提醒人们警惕这个冷血变态。

与此同时,卢卡也开启了他的反击。他先用多个小号混迹在追击他的志愿者中,上演了一场真正的卧底行动。

2012年2月,其中一名主力追踪者的家庭电话和住址被人恶意以极低的价格,放到了一个房屋招租的网站上。

几天后,追踪者们又发现卢卡的一些小号ip,集中出现在了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市,

然后,追踪者们便开始根据这个线索,对卢卡行展开了进一步的搜查,希望能够以此来锁他在蒙城的居住范围。

他们用谷歌街景调出了每一个地区的街景图,对比了各地的路灯样式,最终把这张照片的拍摄地点锁定在了蒙特利尔市的皇家山。

随即,追踪者们向蒙特利尔警方报告了这一发现。但得到的回应,却跟之前并没有任何区别。

警方表示,由于他们无法确认追踪者提供的信息的真实性,所以需要在完成取证之后,才能对此案展开调查。然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回复。

网友们不甘放弃,他们又联系了不少蒙特利尔市的网友,希望有人能够联系上当地议员,从而向法庭申请针对卢卡的搜查令。

虽然在数周之后,终于有一个议员愿意松口帮忙,但是他的要求却因证据不足,再次被法庭驳回了。

最后,大家只好不停地在网上扩散针对卢卡的警告,提醒人们不要将小动物交给他收养。

2012年5月初,也就是案发前两个星期,追踪者们发现卢卡在网上又有异动。

在视频中他告诉网友们,不久后他将上传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视频,并邀请网友们持续关注。

追踪者们将这些信息整理成报告,分别发送给了蒙特利尔警方和动物保护组织,但始终都得到任何回应。

5月24日,林俊被害的当天,有人在追踪卢卡的脸书网页上,转发了一个其他网站的帖子。

这个帖子的措辞非常地诡异,里面除了警告世人,卢卡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变态以外,还用魅力和美丽来形容他。

但写帖子的人,并没有说卢卡是一个动物虐待狂,而是直接称他为病态的精神变态。

瑞恩的直觉告诉他,这个警告函很有可能是凶手自己发出来的。但他却始终摸不清楚,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

似乎是凶手为了证明瑞恩的猜想,几分钟之后,一张男子手持冰锥的摆拍照片,被发送到了他的邮箱里。

于是,瑞恩便连忙拨打了国际长途到蒙特利尔市警局,报告了这个情况。但接线的警员却对此非常的不理解。

她频繁质问瑞恩,如何能证实照片的真实性,但瑞恩却无法对此做出更多的解释。

他手里唯一的证据就是这张怀疑是凶手发出警告的照片,但它却无法吸引起警察的注意。

法律的盲区、凶手的狡诈、还有警方的冷漠,这些他都无可奈何,他只能持续关注卢卡的下一步行动。

只希望凶手这次能够留下足够的破绽,让人们能够顺利地抓住他,但在这之后,他却再也没有了动静。

就在这个时间,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林俊,用手机给国内的母亲发去了最后一张照片。

照片是在他家的窗外拍摄的,加拿大的初夏宁静而又美丽,他的内心也许就跟这张照片一样平静祥和。

而最重要的是,是不是我们的疯狂人肉给凶手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从而造成了事件的失控呢?”

除非是把他关到牢里,断了他作案的可能性,否则不管人肉与否,他都会干出一样的事情。

由于他的遗体被凶手破坏地七零八落,大部分还都已经腐烂,所以警方最后不得不决定将他火葬。

当时林父林母选择不带儿子落叶归根,而是将他葬在加拿大时,也曾在网上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有人认为,这对夫妇是想用儿子的悲剧,讹诈加拿大政府;还有人认为,他们是想要用给儿子守灵的方式间接移民等等等等。

但事实证明,这对朴实而善良的老人,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歪心思。他们只是遵从了儿子生前的愿望,才不得已放弃带他回家。

作为一个出柜的同志,林俊一直梦想着能够生活在一个对同性恋宽容且自由的地方。

他希望余生能够大胆地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而不是生活在一个随时会被身边人蔑视的环境中。

只可惜他的梦想被一个变态杀手无情地打碎了,而他的身体被分解的残忍视频也被放到网上,至今都还有人在搜索观看。

至此,我们只希望凶手的伏法,能够让林俊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息,也愿林家父母能够早日走出丧子的悲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