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水記:工業城市柳州水質全國第一的幕后故事

“輕輕地打開地球畫冊,山山水水都會問我,朋友朋友,跨世紀的朋友,你給未來的地球想留些什麼?”著名歌曲《給未來一片綠色》,給人類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提出了“未來之問”。

打開“地球畫冊”,在一座擁有“百裡柳江,百裡畫廊”的山水城市柳州,用工業產值廣西第一與水質全國第一同放異彩、相得益彰,回答了“未來之問”。

——根據生態環境部通報的2020年1—12月以及2021年1—10月地級及以上城市國家地表水考核斷面水環境質量,柳州在全國300多個城市中排名第一。

——作為廣西第一大工業城市,曾在環境污染中苦苦掙扎的柳州實現了從“酸雨之都”到“水質冠軍”的蝶變。這背后是一個個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馴水故事。

初冬時節,洛清江上游的鹿寨縣黃冕鎮一處河岸邊,觀鳥愛好者王志鴻架起相機,貓在岸邊的蘆葦叢中,密切注視著不遠處的河灘,猶如等待久別的戀人。

王志鴻等待的是一群中華秋沙鴨,是被稱為“鳥中大熊貓”的瀕危鳥類。這一第三紀冰川末期遺留下來的古老物種,主要以清澈河流、水庫為棲息地,是優質水環境的指示物種。

“初次發現時隻有幾隻,到后來最多時26隻。”王志鴻樂於向人展示他的得意之作——一張14隻中華秋沙鴨“同框”的圖片。

11月10日,一群中華秋沙鴨如約而至。它們時而展翅高飛,時而戲水覓食,悠然自得。

洛清江是柳江的支流,主要流經工業較為發達的鹿寨縣,在柳州市區下游匯入柳江。10多年前,洛清江曾是一條“納污河”。

“早年,每到枯水期都有死魚事件發生。”市鹿寨生態環境局副局長鐘艷明清楚記得,2005年她休完產假后上班第一天,就去處理水污染導致的網箱死魚事件。

自治區柳州生態環境監測中心辦公室主任米世僑2009年曾撰文痛陳污染之害:鹿寨縣每年的工業廢水排放量一般在5000萬噸以上,其中主要污染行業為黑色冶煉、化工、食品、造紙四個行業。

投資1.42億元在2010年和2018年先后建成兩座縣級污水處理廠,實現縣城污水經處理達標排放﹔用10年時間推進20家重點排水企業廢水治理工程項目,覆蓋化工、造紙、制糖、電鍍等重點行業……系列措施逐步見效,鹿寨縣江河湖庫水質達到Ⅲ類以上。

今年4月,鹿寨縣因“河長制湖長制工作推進力度大、河湖管理保護成效明顯”獲國務院辦公廳督查激勵,並獲1000萬元獎勵。

清清柳江水,冠絕三百城。唐代文學家柳宗元筆下“江流曲似九回腸”的柳江,在冬日暖陽下波光粼粼,不時有幾隻白鷺從江中的蘿卜洲飛過,顯得溫婉動人。

柳江,是珠江水系西江干流第二大支流。從雲貴高原南麓的貴州省獨山縣發源的都柳江,流經苗嶺侗寨,從三江侗族自治縣入境柳州,而后在柳城縣鳳山鎮與龍江交匯后成為柳江。柳江水日夜不息奔向東南,流入西江、珠江,奔騰向海,滋潤著粵港澳大灣區。

在主城區,柳江自北而來,急轉了一個彎,又向北而去,形成了一個巨大的“U”形。如這“U”形一樣,柳州發展也曾走過一段彎路。

館內一面弧形牆體,模擬呈現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柳州遭受污染的情景:污水橫流直排柳江、水體布滿烏黑色油污……

“當時,大批工廠依江而建,市區不到9公裡的柳江兩岸,分布著30多條排污溝渠,日夜排放著污水。”柳州第一代環保監測技術員、85歲的韋金志老人說。

當年,柳州工業聲名鵲起,但同時生態環境惡化,酸雨率一度高達98.5%,被稱為“酸雨之都”。

“柳州印染廠每天排入柳江的漂染和鍋爐除塵沖渣水有3000噸左右”“第二造紙廠每天排入飲用水河段有2000多噸廢水”……1989年11月《柳州日報》刊發的一組“柳州環境污染問題連續報道”在館內被放大展示,訴說著污染之痛。記者扼腕發出“污染源頭何日可截流”之問。

發展工業與保護環境,這是一個世界難題。放眼德國、美國、英國等老牌工業國家,幾乎沒有一個不曾以犧牲環境為代價發展工業。20世紀中葉后,萊茵河因為德國工業化進程受到嚴重污染。

“要柳州還是要柳鋼?”新世紀初,如何處理工業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的矛盾,曾引發熱烈討論。市委、市政府審時度勢,認為工業發展與環境保護並非截然對立,決心通過產業升級和強力治污實現工業發展與環境保護同步推進。

有切膚之痛的柳州,提出打造“21世紀現代山水工業城市”,全面啟動“碧水藍天”工程。

對此,市生態環境局副局長趙福記憶猶新:“柳州牽牢治理工業污染這個‘牛鼻子’,實施搬遷一批、改造一批、關停一批、整治一批的鐵腕整治,用‘長牙齒’的制度讓排污企業痛定思痛,轉型發展。”

559家“散亂污”企業全部完成整治,40家重點行業企業完成清潔化改造。一批電鍍廠退城進園,柳州鋅品廠等企業搬遷改造,柳化老廠區等政策性關停。

“不搞好環保,連生存的權利都沒有!”作為華南最大的鋼鐵聯合企業,柳鋼集團知責於心。

10多年來,柳鋼集團柳州本部環保投入累計近100億元,工業“三廢”實現超低排放。

“柳鋼建成4座廢水集中處理站,噸鋼耗水量由21年前的54噸降至目前的1.7噸,工業水循環利用率98%以上。”柳鋼集團總經理甘貴平說。

1991年,柳鋼鋼產量49萬噸,二氧化硫總排放量7166噸﹔2020年,柳鋼鋼產量1423萬噸,二氧化硫總排放量下降到5365噸。折算下來,柳鋼噸鋼二氧化硫排放量不到原來的3%。

柳鋼廠區旁的雀兒山公園成了“鳥兒的天堂”,吸引了大量攝影愛好者到此拍攝翠鳥和白鷺。

許多人喜歡到濱江西路江邊的親水步道鍛煉、觀景。而鮮為人知的是,與步道並行的,是埋在地下直徑近兩米的截污管道,把河北半島的污水全部截流到污水處理廠。

“柳州已建成了五大污水收集系統,收集管網超過1000公裡,建成運行的污水處理廠有11座,日處理能力82萬噸。”柳州工業博物館講解員羅娜自豪地向游客講述治污成果。這位河南姑娘,因柳州生態好,選擇在此扎根。

水清了,天也藍了。今年前10個月,柳州市區空氣質量優良天數達285天,優良率93.8%,其中6個月全月空氣質量優良。

本報32年前發出的世紀之問,已得到響亮的回答:柳江之上,摩托艇風馳電掣、內河帆船揚帆爭先……以碧水為媒,柳州通過舉辦“國際水上狂歡節”及一批有影響力的水上賽事,柳江之美蜚聲海內外。

柳宗元在1200多年前描述的“桂嶺瘴來雲似墨”那般瘴氣彌漫的景象早已遠去,工業發展導致環境污染的陣痛也成過往。今年4月,柳州因“環境治理工程項目推進快,重點區域大氣、重點流域水環境質量明顯改善”獲得國務院辦公廳督查激勵,成為廣西首個在生態環境領域受到國務院辦公廳督查激勵的城市。

水是生存之本,文明之源。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推出治理城市黑臭水體、全面推行河長制、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等一系列舉措,生態文明建設扎實推進。柳江從“污”到“清”的變化,正是黨推動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的成效。

而今,“百裡柳江”已成為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江邊的蟠龍山人工瀑布驚艷了無數人。瀑布從岸上傾瀉而下,在夜景燈光和喀斯特地貌山體的映襯下,流光溢彩、蔚為壯觀。游客何曾想到,這裡曾是當年印染廠的排污口。

在享有地方立法權后,柳州出台了兩部環保類實體性法規:一部是2017年8月1日施行的《柳州市蓮花山保護條例》,保護青山﹔另一部是今年10月1日施行的《柳州市柳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條例》,呵護綠水。

“水質如何,通過手機終端就能知曉。”自治區柳州生態環境監測中心總工程師冼育春掏出手機說。

柳州在廣西率先開展大規模區域重點小流域監測,境內所有小流域全部納入監測范圍﹔建設了柳江干流河道“天眼”監管系統﹔建成了6個水質自動監測站,監測結果出現異常時,系統會自動預警並留樣。

2012年初發生在上游城市的龍江鎘污染事件,曾給柳州水安全造成嚴重威脅,這是柳州生態的“阿喀琉斯之踵”。這警醒柳州:生態保護不僅要管好自己,還要關注區域生態安全。為此,柳州積極開展區域協作,與來賓市、河池市建立了“柳來河一體化”環境保護合作的跨區域協作機制,與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建立了都柳江流域市(州)級跨區域環境聯合交叉執法和跨界河流聯防聯控聯治機制。

市區江面,每天都有數條裝置濾網的垃圾自動收集船來回穿梭,這是市水上保潔所在清潔江面。2009年,柳州成立全國首支水上綜合執法大隊(水上保潔所),他們集中行使原來分散在多個部門的河道管理處罰權,打撈江面的垃圾也是他們的工作,柳江有了“清道夫”。

三年來,全市2000多名河長巡河30多萬次,解決包括非法侵佔水域岸線和垃圾傾倒在內的河湖亂象問題1000多起。

柳州創新探索生態補償良性互動模式,搭建碳匯交易平台,成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助跑器”。

“監測數據顯示,柳江流經柳州市區實現了‘進城清,出城也清’。”市生態環境局局長龔繼冬說。

龔繼冬介紹,柳州已謀劃“十四五”污染減排等工程項目超130個,預計總投資約270億元,將進一步推動水生態環境保護與修復。

柳江之馴,行則將至。“綠水青山”變成了“金山銀山”,“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在柳州成為鮮活的現實。

廢棄物變原料、鋼渣變建材、淤泥變水泥……在大手筆進行環保投入取得生存和發展的權利后,柳州人驚喜地發現:做好生態環保,帶來的是源源不斷的綠色財富。

鋼鐵生產燒結球團工序中產生的二氧化硫,曾是造成“酸雨”的禍首。而今,柳鋼通過氨法脫硫工藝,在處理煙氣中的二氧化硫時,得到硫酸銨這種工業原料。柳鋼集團能源環保部環保科科長梁杰群說:“柳鋼現有6條氨法脫硫生產線,每年產生效益約1950萬元。類似變廢為寶的還有高爐水渣變超細粉、用鋼渣制造建筑材料等,都產生了良好的經濟效益。”

每天下午,10輛載重10噸的封閉式卡車都會來到廣西魚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廠區,將污水處理廠沉澱下來的淤泥運到這裡處理。淤泥在水泥窯經過1500攝氏度高溫煅燒,變成了水泥熟料。這條生產線從2013年投產以來,已累計處置城市淤泥16萬噸,產出水泥熟料約4萬噸。“從2005年開始,我們還累計處置了10萬噸危險廢棄物,實現資源化利用。”該公司副總經理覃澤奮說。

“柳州優質的水,養出了肥美的螺螄,腌制出優質的酸筍、豆角,從而產生了俏銷全球的柳州螺螄粉。”廣西螺霸王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姚漢霖說。

1992年,在全國五個少數民族自治區中,柳州成為首個年工業總產值超百億元的城市,那時柳州環境污染嚴重。而今,生態宜居的柳州,以廣西1/13的面積、1/12的人口,創造著廣西約1/4的工業總產值。柳州已是全國重要的汽車生產基地,“人民需要什麼,五菱就造什麼”的上汽通用五菱成為首個累計產銷量達2500萬輛的民族品牌單一車企,柳鋼今年前10個月利潤已近100億元,柳工每年從海外獲得近1/3的銷售收入……

國家生態環境部總工程師、水生態司司長張波評價:“柳州水環境質量改善是一個觀察窗口,說明當地以水污染為代價的發展方式發生了轉變,綠色發展的成色足了。”(李斌 閆友明 粟桂利)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