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E htmlhtmlheadtitle data-vue-meta=true【碧蓝航线】指挥官和舰娘们的物语(66)尾声 – 哔哩哔哩

和曾经宏伟壮阔的东码头不同,港区的北码头仅有10个泊位,和拥有20个泊位的东码头,也是凤凰座基地的主要码头相比,北码头上的装卸设施和建筑物无疑简陋了许多。平日里,北码头只是作为港区的备用码头以及负责少量的物资运输;然而在阿尔格尔和审判者的死斗中,东码头被她们掀起的能量风暴完全毁灭了,淹没在水下的部分被狂暴的能量粉碎,所在的区域变成了一片汪洋。因此,凤凰座舰队只能暂时将这里重新规划为港区的主要码头。

没有宏伟的主席台,没有迎风招展的彩旗,也没有光鲜亮丽的战舰和铺满全场的鲜花,长堤上的装卸吊车在晨光中显得稍微有些落寞,零星数只海鸟在天空中孤独地盘旋。耳边是海浪轻轻拍击着堤岸的声音,企业缓缓抬起头,仰望着湛蓝的苍穹;那里,只有微风轻拂,白云蓝天,以及翱翔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海鸥。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原点,仿佛那撕裂天空的雷霆和席卷天海的暴风都只是一场梦。黑潮退去,暴风消散,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往日的宁静;港区依然是她们熟悉的港区,身旁的人,依然还是平日里谈笑风生的同伴,娇小的金发少女站在麦克风前,用着略显严肃的口吻向着港区的全体舰娘们慷慨陈词,完美潇洒的女仆长站在她的身边,微笑地看着少女。在她们的身后,包括自己在内,威尔士、华盛顿、乔治五世、瑞鹤……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她们身后安静地站着,表情严肃,好像再度回到了平日例行的每月全体例会。

只是,在这些熟悉的面孔中,企业没有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曾经的她对那张脸的主人是那么地厌恶,但是现在,她却希望那张的脸主人能够出现在她的视野中;似不知为何,企业感到了些许的落寞,仿佛心中好像有什么地方,空掉了一块。

黑潮褪去,留下了屹立不动的沙砾和礁石,但是也带走了一些东西,港区,看上去还是一如既往的港区,但是却不再是企业所熟悉的港区了。

“……鉴于目前的情况,舰队刚刚从劫难中脱离,指挥官不在的现在,港区的重建和舰队的调整都已经是迫在眉睫,因此,我们需要一位有能力负责港区的总体事务、快速提升舰队的士气和战斗力,在这段时间里代替指挥官总领港区的人……”厌战的声音通过麦克风回荡在港区的上空,企业轻轻向前迈了半步,悄悄站出了队伍。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来为大家介绍舰队的总旗舰,企业。”厌战回过头,示意企业可以走上前来发言了。企业点了点头,迈开脚步向着麦克风走去,明媚的阳光洒落,照亮了企业的脸,为她的皮肤染上了一层淡淡地光晕;看着面前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以及她们缠绕着绷带的身体,企业的瞳孔中出现了转瞬即逝的波动,她看到了舰娘们眼中热切地期待,以及浓浓的信任,她们相信,在名震亚太的“灰色幽灵”的带领下,一定可以带领着她们,从余烬手中夺回指挥官和欧根亲王。

原来,埃里希他一直肩负的,都是这样炽热的期待和希望吗?第一次,企业感到了紧张,即便是面对审判者,她都没有紧张过。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像埃里希一样,肩负起这如大海般浩瀚的期待,肩负起所有人的希望砥砺前行。

脑海中闪过埃里希熟悉的面庞,企业的眼神渐渐变地坚毅;她知道,这是她的责任,是她必须履行的义务,作为曾经埃里希的秘书舰,从今日起,她就要代替埃里希,统领整支凤凰座舰队。

她走到麦克风前,今天的企业,和往日的企业都不一样。那身标志性的黑色长风衣和海军制服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则是墨蓝色的正装;得体的制服包裹着她健康的身躯,侧面看去,在制服的衬托下,企业的身体呈现出完美地曲线。制服上的金线和左臂袖标上的白鹰标记在阳光照射下反射着微微金芒,她的胸前,佩戴着一枚站在大海上祈祷的少女模样的胸章,红蓝双色的缎带衬托着它,这正是厌战之前给她的总旗舰胸章,墨蓝的窄裙下,则是被黑色包裹着的修长双腿。在大海上驰骋时的锋芒被企业很好地藏在了心中,削去了一丝锋芒,但却平添了一丝稳重。

“大家好,我是担任凤凰座舰队的总旗舰,企业……”站在麦克风前,拿起手中的演讲稿,流利而标准的音节从企业口中悄然迸出。迎着面前舰娘们热切的眼神,企业心中的紧张也渐渐地消散了,胸章在阳光下反射着锃亮的金属光泽,四下寂静无声,唯有企业坚毅而沉稳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边回荡。

她知道,这一次,再也不会有人,替她们默默地付出,为她们默默地承担着一切。

天穹是如墨一般的漆黑,没有星辰,没有明月,唯有水声无处不在,仰望苍穹,甚至可以看到浩瀚的海水在天穹上流动。数十道瀑布自虚空涌现,飞流直下,宛若银河坠落九天;连绵不绝的黑潮拍击着赤黑的金属基座,水花破碎,溅起无数白沫,漆黑的海面上,波涛汹涌,无数战舰锈蚀的残骸,静静地躺在水中,时光在它们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刻痕,昔日锃亮的钢铁之躯早已是锈迹斑斑,但是,这些看上去触之即碎的钢铁残骸,在连绵不绝地黑潮冲击下,却依然保持着完整的形态。

这里,仿佛是战舰的墓场。无数曾经在汹涌的大海上沉没,只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丝痕迹的战舰静静地躺在这里,纵然已是光阴万载,曾经光鲜亮丽的身躯已是锈迹斑驳,但是它们依然静静地沉湎在这里,任凭黑潮一遍又一遍冲刷着锈蚀的残躯。

漆黑的海域中央,一座巨大的要塞静静伫立,漆黑的金属板上镶嵌着赤红的线条,在昏暗的空间中闪烁着刺目的红光。要塞的顶部,赤雷明灭,一个巨大的立方体在赤雷形成的力场下,静静地悬浮在空中。与这座黑红相间的要塞不同,立方体在这片神秘的空间中显得格格不入,银白的金属外壳上刻满了细密的沟壑,数十片这样的金属板包裹着这个神秘的立方体,在金属板之间的缝隙中,有着夺目的金光流淌,尽管只透出了些许的光芒,但是这些金芒,宛如太阳一般耀眼,照亮了黑暗,照亮了大海。远远望去,就感到双目仿佛要被刺伤。

阿尔格尔站在巨大的玻璃门前,轻轻地抚摸着门上的金属雕花,她缓缓推开门,走上了露台。银色短发的少女站在栏杆前,静静地望着下方汹涌的黑海,破碎的风衣轻轻飘荡,孤独地海鹰站在她的肩头;阿尔格尔走到企业·META身旁,同她一起凝视着下方的黑海,在她们的身后,装潢精美的房间当中,黎昕静静地躺在床上,赤红的绒被静静地盖在他的身上,他的胸口正在规律地起伏,看起来就像是睡熟了一般,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一睡,他会在何时醒来。

“你的事情都办完了?”企业·META头也不抬,她很清楚身边站的人是谁,“半个月的时间里,白鹰、皇家、铁血、重樱、北方联合、自由鸢尾的一些高级指挥官接连殒命,已经引发了碧蓝航线和赤色中轴内部的恐慌,现在JCS正在满世界寻找你的下落。你当初没有和我们一起回到这里,目的应该就是他们吧。”

“嗯。”阿尔格尔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在铁血的时候遇到了些麻烦,但是总体而言还算顺利,那些人还能活到现在,不是神死了,就是神睡着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指挥官的情况怎么样?”

“身体情况还算正常,虽然还没有苏醒,但是生理状况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只是由于他现在都还是无意识状态,为了维持他的生命我们只能定期给他补充营养液。”企业·META皱了皱眉,“你唤醒了他身体中真正的意识,这副身体还需要一定时间来适应。不过根据我的观察,他已经开始对外界刺激有了反应,想必过不了多久,他就会醒来。”

“我知道了,只要指挥官醒来,就立即准备开始‘降神’,借助着阿涅弥伊替我们收集到的模因,以及徘徊在这片海域的无数沉没战舰的意志,我们就可以真正地把他从深渊中拉回来。”阿尔格尔说道,“这一天我们已经等了太久太久,过去两年里我们付出的一切,也该到了收获结果的时候。”

“我知道。”企业·META点了点头,“不过有件事我也要告诉你,在我们带黎昕和欧根亲王回到这里以后,凤凰座舰队很快就做出了反应,她们选出了企业作为总旗舰,负责港区的一切事务。目前根据情报,在企业的带领下,凤凰座舰队已经初步完成了港区的重建修缮和舰队的调整,最近这段日子里,她们不断派出舰队探索,现在已经接近所罗门群岛了,我想不出多久,凤凰座舰队就会知道我们在这里,接下来,她们应该会调动所有的力量,对这里发起攻击。”

“看起来,这位总旗舰大人的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迅速。”阿尔格尔的眼中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不过‘降神’对于我们来说事关重大,就算是碧蓝航线,也不能让她们干扰到我们的计划,到时候,就麻烦你带领余烬截击她们了,无论如何,我们绝不能让任何人干扰到‘降神’。”

“我明白。到时候,我会和高雄、胜利、皇家方舟一同前去阻拦。”企业·META回答,“那么我去准备一下,将这件事通知她们,在这段时间我会一直留在铁底海峡,直到‘降神’完成为止。”

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企业·META不再多言。她转过身,向着房间外走去,她呆在这里,本就是在等阿尔格尔回来,现在阿尔格尔已经回到了这里,她想说的话也已经说完,也就没有必要再呆在这里了。

走到玻璃门前,企业·META轻轻按在了门把上,透过金属雕花,她看到了依然躺在床上的黎昕。看着那张稚嫩的脸,她的思绪仿佛被拉回了遥远的未来,在那个时候,她抛下了一直陪伴着自己的温柔的人,和他在一起,在奥斯塔的带领下,一同撤离到了拉普拉斯妖最后的终端;也正是在那里,她们经历了那刻骨铭心的绝望,也正是在那里,火炬熄灭,造就了余烬。

“喂,欧根亲王。”她停下了脚步,透过玻璃静静地凝视着黎昕,叫出了那个早已经被身后的少女抛弃了许久的名字。

“我知道你从一开始根本就不相信曙光计划,你也从未想过要执行曙光计划,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依然对人类怀抱着深深的憎恨。自从戴冠之后,你从心底就不相信人类,更不会为人类去做任何事。”企业·META缓缓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一直延续着曙光计划?为什么拒绝塞壬的提议,拒绝启动天启?天启启动,所有的历史都将被颠覆,所有的文明都将成空,一切都会回到原点,这不正是你想要看到的吗?”

阿尔格尔静静地站在她的身后,低着头,凝望着翻涌的黑海。她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考该说些什么,或者是在想该如何回答。

“你以为我是在帮助人类?不,你错了,我帮助的,永远都不是人类。”阿尔格尔声音淡漠,“我只是在帮助指挥官而已。”

【到这里主线故事就算是结束了,感谢大家长久以来的陪伴,黎昕的故事也就此告一段落了。这个故事到此为止共计41万字,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真的坚持了下来,虽然中间因为一些原因断更了一段时间,但是看到各位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真的很让我感动。接下来我会按照之前说的,将主线部分的全部内容做成电子书,如果各位有需要的话就私戳我吧~最后,感谢大家陪伴了我这个鸽子这么久,而关于之后的事,我还要仔细想一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