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E htmlhtmlheadtitle data-vue-meta=true【碧蓝航线】指挥官和舰娘们的物语(65)总旗舰——企业 – 哔哩哔哩

明亮的光透过眼皮照了进来,视野中的黑暗渐渐被驱散。企业缓缓睁开眼睛,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散发着暖暖的光,松软的绒被盖在她的身上,身体的疼痛已经缓解了许多,尽管双臂和后背依然残留着痛感,但是已经不妨碍她正常行动了。企业慢慢地坐起身,环顾着四周的景象。

房间的建筑风格是典型的欧式风格,精致的欧式手工家具整齐地摆在房间里。一旁巨大的落地窗被深棕色的窗帘遮挡着,身下则是蓬松柔软的席梦思床垫,周围的墙壁上贴着印花的墙纸和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图,写字台上则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部已经没有了电的终端。原本这张写字台上,还有着游戏机、动漫手办之类的宅物,不过在企业醒来之前,都已经被人移到了别处。

这里,是指挥官的房间,一切都还是那么地熟悉。企业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她绝不会认错这里,毕竟,她曾经也是这里的常客。

“你醒了?”厌战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企业转过头,看向坐在一旁椅子上的厌战,她的手臂和大腿上绑着绷带,脸颊上贴着一张创可贴;不过脸色已经恢复了往常的红润,尽管在面对审判者时厌战也受了伤,不过好在她的伤势并不算严重,经过处理之后已经可以正常活动了。“很遗憾由于港区医院在战斗中被毁了,所以你的治疗和休养只能被安排在这里。”

“一天一夜,你太疲倦了,再加上受伤不轻,当我们醒来的时候,你依然倒在海面上,意识昏迷,发着高烧。”厌战回答,“不过好在经过女灶神的处理,你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说起来就像是梦一样,明明我清楚地记得,我们被那个塞壬接连重创,那样的伤势就算当场死掉也没什么奇怪的;但是经过女灶神的检查,虽然我们看起来伤势严重,但大多数都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内脏,仿佛脏器上的伤势自己莫名其妙痊愈了一样。”

“是啊,这一切仿佛就像是一场梦,充满了太多的不真实。”企业说,“说起来,你来找我应该是有事告诉我吧。”

“嗯。”厌战点了点头,她将手中的平板电脑递给企业,“看看这个吧,看完以后我想对你说的是什么了。”

企业接过平板电脑,轻轻点亮了屏幕,海风的声音透过扬声器传到了她的耳中,平板电脑上显示的是一段视频。身穿铁血制服的双马尾少女静静地站在昏迷的黎昕和欧根身前,和一旁身披破碎风衣,肩膀上伫立着海鹰的女孩在说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她们身后的海面破开,巨大的阴影撕裂海面,滔天的水花中,漆黑的舰体上闪烁着刺目的红光,每一道红光都像是燃烧的炽焰。那是一艘巨大的战舰,有着接近于量产型塞壬的奇异造型,海水沿着舰体滴滴滑落。身披风衣的女孩将黎昕和欧根带到了船上,钢铁战舰掉转船头,短短几秒内便消失在了屏幕中,随即,身穿铁血制服的双马尾少女身影也渐渐淡去了,犹如滴入水中的墨汁,悄然消散。

“这是码头区域的监控探头拍摄到的画面,尽管在战斗中码头区域被彻底摧毁了,但是一些监控设备还残留在那里,所幸这些监控探头都具备着独立供电的后备电池,我们才能获得如此珍贵的信息。”厌战说道,“如你所见,黎昕指挥官和欧根亲王被人带走了,目前舰队没有了指挥官,不过好在贝尔法斯特已经开始协调和安排重建和恢复了,以贝尔法斯特的能力,不出意外港区很快就可以恢复如初。”

“嗯。”企业点了点头,她看着平板电脑上暂停的画面。视频播放完毕,画面自动转回了初始画面,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并肩站在海面上,海风扬起了女孩们的银发,破碎的风衣和漆黑的斗篷猎猎作响,湛蓝的海面上浮起点点涟漪。

“我想,对于她们,你应该不会陌生。”顺着企业的视线,厌战顿了顿,开口说道,“那个双马尾的少女,她的名字是阿尔格尔,审判者见到她的时候,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只不过她们后来的对话因为距离的原因我们并不知晓。而另外一个,对于企业你来说应该很熟悉了吧,毕竟,你们曾经在纽约港外的暴风眼中,面对过面。”

“嗯。”企业回答,“我记得那时候,塞壬称她为关键点G,而且从那时她的行为举止上看,她似乎在急切地寻找着什么人。”

“虽然目前并不知道这个自称为阿尔格尔的人的来历,但是她会和关键点G出现在一起,我们推测,这个阿尔格尔,极大概率是隶属于‘余烬’的一员,只是我们不知道,她在余烬当中,充当了什么角色。”厌战摇了摇头,“只可惜我们没能听到她和审判者之间的对话,不然的话我们就能获得更多有价值的信息。不过现在有一点可以确定,是余烬带走了黎昕指挥官和欧根亲王,尽管我们不知道她们带走黎昕和欧根亲王要做什么,但是我猜这一切都和塞壬的这次行动有所关联。”

“虽然目前还没有证据支撑,但是在你醒来之前,我将最近发生的事仔细地想了一遍,Z海域的事暂且不论,这次塞壬大举进犯港区,无论是行动速度还是隐蔽上都做得近乎完美,突破珊瑚海防线后就消失在太平洋上,即便是总司令部也是在她们接近港区时才发现了她们的踪迹。但是,如此隐蔽的行动,余烬怎么会恰逢时机地出现在战场。”厌战一边梳理着思绪,一边说道,“从审判者的表现来看,阿尔格尔的出现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她连用了两个不可能,足以看出她内心的震惊。排除巧合,阿尔格尔之所以会在我们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出现,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她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她一直都在等待着我们即将全军覆没,黎昕指挥官为了救你而舍身阻挡的那一刻。”

“她为什么要等着我们即将全军覆没?”企业有些疑惑地看着厌战,“虽然余烬和塞壬并不对付,但是她们也绝不是我们的盟友,她们提前在这里等待着,绝不是想要拯救我们于危难之间。”

“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厌战点了点头,“尽管我们不知道她们等待是为了什么,但是根据之前的推断,余烬的行为,从一开始就是对塞壬的此次行动的针对性措施。在最后,她们打乱了塞壬的计划,并带走了黎昕指挥官和欧根亲王,想来她们已经达成了目的,而带走黎昕和欧根亲王,想必也和这个目的有所关联。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一开始我以为只是塞壬打算将我们一举歼灭,但是现在余烬的入场,让我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恐怕,在这一连串事情的背后,还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嗯。”企业轻声回答。她将目光停留在平板电脑的屏幕上,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飒爽的银色短发,破碎的黑色风衣,孤寂而坚毅地眼神,以及站在肩膀上那只孤独地海鹰;回想起在纽约港前二人短暂的对话,她轻轻地抚上了平板电脑的电源键,用力按下。

“接下来就是我今天要和你说的重要的事了。”从企业手中接过平板电脑,厌战的眼神渐渐变得严肃,“虽然不知道余烬带走黎昕指挥官和欧根亲王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们至少知道,黎昕指挥官和欧根亲王在她们手中,因此我们有必要也必须将黎昕指挥官和欧根亲王从她们手中夺回来。你知道,如果黎昕指挥官在任期中不幸遇害,接下来舰队将会面临很大的变动,形势已是今非昔比,我们也不可能再通过管理委员会来继续维持港区,最坏的情况我们甚至可能被拆分,分配到不同的舰队去。我想这不仅是我们大家不愿看到的,也是你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把黎昕指挥官和欧根亲王从余烬手中夺回来!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我明白。”企业点了点头,“不过黎昕指挥官和欧根亲王被余烬掳走这件事,除了你我以外,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塞壬离去,港区刚刚从劫难中脱离,现在大家都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救治伤员和港区重建上了,除了贝尔法斯特、光辉、埃塞克斯、胡德、威尔士她们,还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厌战回答,“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身为港区的指挥官,塞壬撤退之后,却没有现身安抚大家的情绪并指导港区的重建和伤员的救治,无论如何都会引起大家的怀疑,这件事被港区的其他舰娘得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想过,但是没有意义,指挥官和秘书舰失踪,这种事是瞒不住的,迟早所有人都会知道。因此,我们的目的,应该是如何从余烬手中将她们夺回来。不过遗憾的是,刚刚经历完和塞壬的战争,舰队成员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受伤,三分之一的港区被毁,物资和石油都近乎消耗殆尽,港区的重建和舰队的调整是目前的重中之重,我们目前最关键的任务就是让凤凰座基地尽快恢复到正轨,补充物资,开展训练恢复舰队的战斗力,同时还要动用一切力量搜寻余烬的踪迹,尽快找到黎昕指挥官和欧根亲王的下落。但是这一切,都需要有人肩负起总指挥的责任,主导所有的工作。”

“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里,白鹰和皇家的领袖们商量了一下,我们的意见是,选出一位总旗舰,在这段非常时间负责港区的一切工作,加快港区重建和舰队调整,最终带领舰队从余烬手中夺回黎昕指挥官和欧根亲王。”厌战正视着企业,“经过商议,我们一致认为,应该由你来担任总旗舰,企业。”

“如果是港区重建或是舰队调整,厌战你应该比我更为适合总旗舰这个位置吧。”企业回答,“尽管我曾经身为埃里希指挥官的秘书舰,但是在这些事情上,有着皇家秘书官经验的你,不是更为合适吗?我并不擅长这些,无论是你,还是贝尔法斯特,都比我要合适的多。”

“或许在这方面,有着皇家秘书官经验的我比你更合适。但是,总旗舰,并不是仅仅负责港区重建和舰队调整的秘书官,她是舰队的领袖,是舰队的灵魂,她必须有着强大的魄力和影响力,振臂一呼,就会有万众响应。”厌战明白企业想说什么,“你应该清楚,曾经在大洋上的所向披靡铸就了你的辉煌,纵然已经弃剑多载,但在执剑之刻,黯淡的辉煌就会再度闪耀。大家对你的信任,对你的希冀,以及你曾经在战场上铸就的辉煌,无疑证明你要比我们更加适合这个位置。只有你,才能调动大家的斗志,才能真正将舰队凝聚,肩负起从余烬手中夺回黎昕指挥官和欧根亲王的重任。”

一边说着,她将手边的盒子盒盖打开,交到了企业的手上。湛蓝的绒布上,静静地躺着一枚的胸章:暗金色的背景下,少女怀抱双手,似乎在对着大海静静地祈祷;少女的下方,是翻涌的大海,十字星的光芒在她的背后闪烁。在胸章的上方,五颗银星闪烁着锃亮的金属的光泽,银色的海浪包裹着胸章的边缘。这枚胸章,代表着碧蓝航线中舰娘所能站到的最高的位置——舰队的总旗舰。佩戴着这枚胸章的人,将拥有仅次于指挥官的权力,她可以号令整支舰队,也可以指挥整个港区;在指挥官不在港区的时候,她,就是指挥官的影子。

企业怔怔地看着盒子中的总旗舰胸章,眸子中闪过些许复杂。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需要静静地想一想。佩戴上这枚胸襟,她就要肩负起沉重的责任,她要带着舰娘们快速走出塞壬的阴影,重振她们的斗志,带着她们去寻找黎昕和欧根。

她并不怕苦,她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担起这副重担,能不能带着港区的大家,从余烬的手中,夺回黎昕和欧根。

“我想说的就是这些,至于我的提议,就麻烦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看着坐在床上沉默的企业,厌战无奈地叹了口气,她知道,这件事不可能立刻得到结果,需要时间来慢慢等待。她从椅子上起身,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只留下企业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静静地看着手中代表着总旗舰的胸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